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
相亲艳遇奇异母女
   昨晚,庄姐把治国爸爸和自己妈妈送进飞机场后,她就想到治国家去,因为 她想治国了。可是,自己的店里有急事没有去成。今天,一大早她就来到治国家。 庄姐到治国家的目的是要在中午的时候带治国去相亲。 以前他们两家是隔着一道墙的邻居,他们两家的父母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关 系。所以,庄姐和治国从小到大也一直保持着极为亲密的来往。 庄姐已经年到三十,是一家精品店的店主。同时,她还是个浅褐色肌肤,身 材高挑的美人。而治国是个二十四岁长相英俊,体格健硕的青年,他像他的爸爸 一样,有一付让女人看到就能心动的好身板。 治国妈是个长相俊俏,不温不火,多情善感的女人。她正是迷上治国爸一付 好身板,第一次和治国爸单独相见,她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和他性交了。那是 她和男人的第一次,性爱的美妙感受让她少女怀春,夜夜想着治国爸。没过多久, 她就被治国爸搞上了身孕和他匆忙结了婚。 他们婚后,治国妈才发现治国爸是个鲁莽又霸气的男人。尤其是治国爸年轻 体壮,非常需要女人,治国妈那时怀了孕接着又生了儿子,哪能照顾他的性生活。 那时,庄姐家和治国家来往甚密,庄姐爸妈和治国爸妈以哥,嫂,弟,妹相 称。庄姐是个小丫头,治国是个小宝宝。双方父母到了谁家,都没有隔阂顾及。 两个男人,庄姐爸满腹经纶可以谈经论典,治国爸除了谈球就是聊些浑段子。 两个女人,庄姐妈口齿伶俐能和治国爸聊到一块,可治国妈更愿意静静地听庄姐 爸说话,两家人也是其乐融融。 有一次庄姐妈来串门,治国妈和庄姐妈两个女人聊家常时聊到了治国爸,治 国妈看着庄姐妈这位邻家大姐,她浑身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骚,白皮肤, 大乳房,大屁股。她觉得,像她那样的女人能生养,才是男人床上的好搭档,不 像自己性欲有时低落。 治国妈无奈地对庄姐妈说:「我那个男人对女人有使不完的劲,我真是受不 了他,不知道要几个女人才能满足他。我还是喜欢做爱温柔的男人。」 治国妈没有想到,她的话让庄姐妈听得心里痒。庄姐妈心想,自己的男人对 女人到是温柔,可很少让她有过性高潮,做个女人也是一生亏大了。庄姐妈早就 看上治国爸了,从外表就看得出他和自己的男人不同,庄姐妈有心动,真想看看 治国爸的裸体,也送上自己的裸体。但两家都是邻居,碍于情面不好抢了人家的 男人,她一直没有行动。 庄姐妈想到这里,她故意问治国妈说:「你那男人比我男人强壮,所以他才 性欲旺盛,你总得满足他啊,是吗?」 治国妈看着庄姐妈,她用手比量着回说:「他啊,又粗又大,有时真让我受 不了。哪有你家男人那般有学问,他是浑身的本事都往身子下面长了。」 庄姐妈听治国妈说完,她更想治国爸了,她对治国妈说:「你啊也够累的, 自己带孩子又要上班,大姐呢也帮不上你们。这样吧,以后我做饭时捎带上你们 的,让他回来去拿。」 治国妈说:「大姐,怎么能麻烦你呢。现在孩子也该断奶了,过段时间我把 他送我妈那去,我妈可想为我带孩子了。」 庄姐妈说:「没什么麻烦的!就这么说定了,他一回来就让他过去!」 治国妈觉得庄姐妈是个心宽体胖,性格外向大咧咧的女人。治国爸虽然鲁莽 人,但是他对邻家女人从不主动搭讪,这让治国妈对自己男人和庄姐妈这样的女 人来往也是放心。她点头应下了这事。 治国爸回来后,治国妈跟治国爸说了庄姐妈要帮自家饭的事,她对治国爸说: 「都是邻居,她帮咱忙,这人情咱以后还。再说,你也可以去帮她做做饭啊。」 结果,治国爸第一次庄家帮庄姐妈做饭,他的手就摸到到了庄姐妈的乳房。 原本治国爸本无意,而庄姐妈却有心。当时,治国爸站在炉灶前,头也不回 的对庄姐妈说:「大姐,把炒菜铲子给我。」 庄姐妈在他身后,看到他伸过来的手,自己把胸脯一挺,他的手就伸到了庄 姐妈的胸前,摸到了她乳房上。 治国爸回头一看,他的手搁到了庄姐妈的胸前。庄姐妈没有躲闪,治国爸的 手也没有挪开。庄姐妈一笑说道:「你不老实,摸了姐的奶。」 治国爸说:「我说吗,软软的不像铲子把。」 庄姐妈笑着说:「铲子把可是硬东西啊,该长在你身上,女人身上哪有硬件。」 庄姐妈说着话就把肉乎乎的身子靠到治国爸身上,她下面早就流出水了,现 在是多好的机会啊,她不想再放过治国爸这个男人了。庄姐妈靠着治国爸,手伸 到了他的裤裆。他硬了,庄姐妈隔着裤子抓住他的阴茎,她看着治国爸说:「你 还硬了。」 治国爸嘿嘿笑着,摸起庄姐妈的乳房。 庄姐妈心里可急了,她撩开了衣服,露出两只白白的大乳房说:「给你看我 的大奶。」 治国爸看到庄姐妈两只白白的大乳房,他说:「你可比我家女人大不少啊。」 庄姐妈说:「这是女人的本钱呢。姐没她长得漂亮,可也是个白花花的女人, 你看看我的下面。」她说着话解开了裤腰带,让治国爸看了自己的下体。 庄姐妈手往下一拉,退下裤子。她对治国爸说:「我就想让你看我的全身, 摸摸我。」 庄姐妈看着治国爸的大手从她胸脯摸到小腹,她问治国爸:「我这个女人, 还算滑溜吧?」 治国爸一脸坏笑看着庄姐妈,扯起她的阴毛说:「滑溜溜,还黑毛融融。」 他的手指挑动了一下她的阴蒂。庄姐妈内心一颤说:「你很会搞女人啊。」 治国爸一笑说:「这得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庄姐妈双手解开治国爸的腰带说:「女人脱男人的裤子好像容易啊,你要喜 欢我,就得给我。我都急死了,早就想看看你下面的样子了。」对治国爸早有心 仪的庄姐妈,脱下了治国爸的裤子。他粗大的阴茎坚硬地指着庄姐妈,庄姐妈兴 奋不已,终于看到治国爸的生殖器了。 庄姐妈说:「总算亲眼目睹了,你这个东西要是插进女人的里面,女人是何 等快乐啊。」她情不自禁蹲下双腿,张开嘴唇,伸出舌头舔舔治国爸的阴茎,抬 头又说:「真让女人想啊。」 治国爸按着庄姐妈的头,把阴茎插进她的嘴里。庄姐妈一边给治国爸口交, 可心里又不想是一个要掉价的女人,她抬头问:「其实,你早想姐了吧?」 治国爸掐掐她奶头说:「你们女人都是这样,想男人还要装无辜。」 庄姐妈让他掐着自己的乳头有股钻心的痒,她喘口长气说:「给你个女人, 还有这么多的话。」 治国爸按下庄姐妈的腰说:「操屄了。」 这是庄姐妈求之不得的,她就想感受这个男人阴茎的插入。她俯身扶住灶台, 一手拉着治国爸的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户,叹口气:「哎呀,操屄,操姐——」 治国爸扶着庄姐妈的屁股弄了几下,毕竟没有足够的时间,治国爸没射精, 他们都不过瘾。在治国爸离开前,庄姐妈对治国爸说:「明天她上班了,姐去你 家。」 治国爸亲了庄姐妈说:「行,我等你。姐,我早就看上了你!跟你操屄。」 庄姐妈可兴奋了,终于找到一个自己满意的性感男人。以后治国爸和庄姐妈 就这样常在一起乱搞,这对男女在性交上的对峙可谓旗鼓相当。 然而,时间久了,治国妈就感到了自己的男人不对劲,对于这样的事,女人 有着特殊的敏感。当治国妈把他们抓奸在床时,她气愤的嚎啕大哭。而治国爸和 庄姐妈妈在被治国妈抓奸以后,他们对治国妈反倒不回避了,庄家那个女人能当 着治国妈的面,脱光衣服跟治国爸上床。治国妈气愤,但又阻挡不了。她看着自 己幼小的儿子,不能跟自己的男人离婚,她要给儿子保持一个完整的家。有一天, 她找到庄家爸爸哭诉。 治国妈没想到,天下的男人都有自己玩弄女人的方法,庄姐爸乘虚而入,他 自知自己根本劝阻不了自己的女人,那就拿对方的女人来交换吧。他对治国妈使 尽了体贴和温柔,安慰着这个自己早已垂涎的邻居女人。身心交瘁的治国妈在庄 姐爸的安慰下,解开了心里的纠结,不知不觉中就被庄家爸爸一层层地脱掉了衣 服。 治国妈被庄姐爸脱光了,她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脱光衣服,她看着庄家男人 的手在自己身上抚摸,从胸脯到大腿。庄姐爸抚摸女人肉体的手很温柔,很仔细。 治国妈觉得自己的肉体就像一张白纸,他的手就像柔软的毛笔在她身上画着 画。 治国妈被庄姐爸的抚摸,带入了爱河,下面湿润了。她被动地被庄姐爸弄上 了床。那天晚上,治国妈就睡在了庄姐家,庄姐妈也睡到了治国家。 两家男女都有了性关系,从此以后,两个邻居女人不再斗气,又都彼此配合。 一方女人看到另一方女人来到家中,她们就会让出位置住到对方家中。两家 女人不闹事默契相处,使得两家邻居的关系更紧密了。 两家男人常会让两个女人脱光衣服,陪坐身边,他们喝着小酒摸着对方的女 人,聊着对方女人的区别。治国妈乳房鼓胀,大腿秀美。庄姐妈乳房巨大,大腿 粗壮。两个女人都知道自己就是给这两个男人享用的女人,但她们也是其乐融融, 聊着两个男人的长短。 那时的庄姐还是个上小学的小女生,治国更是幼小,双方的大人并没有在意 他们的存在。可庄姐人小鬼大,她知道,爸爸和邻居女人过夜时,自己的妈妈正 和邻居治国爸同床呢。 庄姐能听到从爸妈房里传出的邻居女人轻轻的呻吟声,啊,啊,噢,噢,哎 呀,哎呀,那种声音似哭,似痛。让年纪小小的庄姐充满好奇,她开始趴门缝, 从缝隙里她看到了男女做爱的情形,这让庄姐欲罢不能,她有时会找借口去治国 家住下,晚上她也在趴门缝,偷看自己妈妈和治国爸爸做爱。男女光溜溜的身子, 都是那般好看。 庄姐和治国渐渐长大,她带治国如亲姐姐一般。她常带治国趴门缝,偷看她 妈妈和治国爸爸做爱,她对治国说:「我们长大了,也能像他们一样,做那种事。」 庄姐和治国从小就相互看着对方,摸着对方,身体慢慢地发育,年年变化, 女孩变得更有肉感,乳房鼓胀起来,长出了阴毛。男孩变得大丈夫了,阴茎不再 是个无毛的小鸡鸡,而是长满阴毛的大鸡巴了。他们偷偷性交了,成了有性交来 往的姐弟俩。 他们的性行为偷着,藏着,可还是被治国妈破门而入发现了。 虽说庄姐从小就趴门缝,她见过这个邻居女人的和爸爸赤身裸体的性交,也 在治国家见过自己妈妈和治国爸爸赤身裸体的性交。可她被治国妈看到自己和治 国赤身裸体性交时,心里还是害怕和害羞,急忙拿了衣服盖住了自己的身子。 治国曾和庄姐一起趴过门缝,无数次看过爸爸和庄姐妈妈性交。他还在家中 见到过庄姐妈妈赤身裸体下过厨房,他见过裸体的女人,正是因为这样,他对妈 妈就有了一个猜想,常会想象妈妈的裸体是个什么样子。 治国和庄姐做爱被妈妈看到了,他年少轻狂非但没有羞愧,反而更觉刺激。 甚至冲着妈妈,竖起了硬硬的阴茎。 作为长辈的女人,治国妈突然看到了两个孩子的性行为。她的表现很从容, 非但没有制止,还撸了儿子长大了的阴茎,摸了庄姐发育起来的乳房。 她对两个孩子说:「妈妈不反对你们。你们到了这个年纪,都想做大人才能 做的事了,你们在一起就会去找别的人,反而好啊。但你们要知道保密,要带避 孕套,护着你们的隐私和身体。」 治国妈的话让年纪尚小的庄姐一下舒坦了,她说:「婶,我是姐姐,我对治 国好。」 治国妈弯下腰,一脸和蔼地说:「你对治国的好,婶都看到了。」 治国妈从自己的男人和邻居女人搞上,自己又被邻居男人搞了之后,她就不 再是对男人专一的女人了。虽然回到家中,她还像一个正常的女人,陪自己的男 人也陪邻居的男人。可在外面只要是看上她的男人,她都愿意和他们随便搞。就 连和她一起工作的三个男同事,只要他们想要她这个女人了,她就会奉上自己的 身子和他们性交。最厉害的时候,她在办公室里同时跟三个男同事一起性交,握 着两个鸡巴,含着一个鸡巴,又被他们抱着,摸着,上下捅着。她很欣赏自己那 样的经历,她感到自己是比庄家那个女人更让男人喜欢的女人。 现在治国妈看到儿子也能搞女人了,而且搞的是邻居的女儿,这很让她欣慰。 她发现儿子搞起女人来还真有股老练男人的样子。她看了几次儿子和庄姐做 爱之后,经不住性欲的冲动,自己在两个孩子面前宽衣解带了。治国妈让儿子看 到了自己的肉体,还让儿子操了屄。 治国妈这样的做法,可大大地超出了治国的想象,让他搞起妈妈比庄姐还有 兴奋。治国的表现让庄姐感到治国妈抢了自己的风头,她看着治国双臂抬着妈妈 的腿,阴茎直捅妈妈的阴户,把妈妈搞得瓷牙咧嘴,哼哼吟叫,就像她看到爸爸 干她一样。 庄姐觉得女人脱光衣服就不再有辈分的尊严了,自己叫她婶都是多余,她只 不过是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女人。庄姐更想戏弄这个女人了,她搂起治国妈的 头,乳房贴在她的脸上,把乳头放进她的嘴里,像喂孩子一样对她说:「婶,我 给你喂奶了。」 治国妈被儿子颠着屁股插着阴道,又被庄家女儿塞进了奶头,她哼哼唧唧说 不出话语,只好用手捧住庄姐这个小姑娘的乳房,吸吮着她的奶头。治国妈在两 个孩子之间摆动着白白的肉体,她被两个孩子搞得哪还像个长辈的女人。 庄姐揉摸起治国妈的乳房对治国说:「女人没奶水,乳房就是玩物了。是吧, 婶?」 治国妈吐出庄姐的乳头,又被儿子狠狠的插了阴户,她尖叫了一声,然后说: 「我哪还是婶啊。」 治国放下了妈妈的腿,他想让妈妈崛起屁股。治国妈还没动身子,庄姐就搂 住了治国妈,两个女人肉体贴着肉体,在床上打了个翻滚。庄姐拉过治国妈的手 放到自己的阴户上,她也摸到了治国妈的阴户,她说:「婶,都是毛毛的屄。」 治国妈说:「你的应该比我窄,我生过孩子。」 庄姐谦虚了,她说:「我为治国打过胎。也不窄小了,婶。」 治国妈听到忙说:「你还是个小姑娘就打过胎,以后怎么嫁人啊。再说,打 胎对女人可不好。」 庄姐说:「婶,我现在可注意了,不敢再给他怀上。」 她们说完话,都对治国劈开了腿。从此他们一起做爱成了经常的事了。 现时下,原来的街道都拆了,老街坊们都被七零八落地分城市的各个角落, 治国家住在城东,庄姐家住到了城西,来往不方便了。但这两家人之间,你打我 一枪,我放你两炮的事情并没停止,只是频率减低了。 —————— 庄姐来到治国家,举手敲治国家的门。手指刚敲到门,门就开了,原来门没 上插销是虚掩着的。庄姐推门进去,看到客厅没人就走进门去。她到治国家是很 随意的,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她走进房门,拢平了短裙,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脱掉 鞋子换上拖鞋。 这时从里屋传出女人噢呀——噢呀——的呻吟声和男人嗯——摁——的嗨哟 声。 庄姐心里一紧,急忙细听,是治国和他妈妈的声音。庄姐悄悄走过去,轻轻 推开屋门。她看到治国抬着妈妈的双腿,治国妈妈也在兴头上,她被儿子顶得乳 房直晃,吟呻不停。 庄姐看了一会儿,他们也没有发现有人偷窥。治国放下妈妈的大腿,掰着妈 妈的屁股,让她跪在了床上,治国妈手从崛起的屁股之间伸到治国的档下,抓着 他的阴茎往自己的阴道里塞,她口中轻叫着:「啊呀——给妈妈呀——噢呀—— 妈妈的屄呀——」治国在妈妈身后,大大的阴 茎插了进去。 这时,庄姐敲门了,然后大声笑着说:「我看了半天了,你们还搞啊。」 治国和妈妈回头看到庄姐站在门口,治国妈一下像泄了气一般,上身软软地 趴倒了床上,歪着头对着庄姐说:「你这丫头,不早出个声,吓得我泄气了。」 治国在妈妈身后,拍拍她白花花的屁股,对庄姐说:「姐,你来的真不是时 候,我还没对这个女人射精呢,她就没劲了。」治国揽起妈妈的胯,抬起她的屁 股阴茎全部插在她阴道里。 治国妈双手扶着床,她对庄姐说:「你听他说的多难听,就把我当个能使唤 的女人。」 庄姐走到他们身边,摸着治国妈吊在胸前的乳房,笑盈盈地说:「你也就是 个女人呢,有个大儿子看到你们,我都馋了。」庄姐说着话,手伸到治国妈的阴 部,摸摸治国的阴囊和治国妈的阴户。贴着治国妈的脸说:「婶,阴毛都粘粘的, 你真行,水不少啊。」 治国妈哼唧哼唧没有说话,治国松开妈妈,治国妈缩回腿,在床上坐起身来, 她拢拢头发,看着儿子的手伸进庄姐的衣领,摸到她的乳房。 庄姐看看手表,抬头亲了亲治国说:「咳,可惜时间不多,否则姐姐也跟你 好好玩一会,现在让你多看一个女人。」 庄姐解开裙子,裙子掉到地上。解开衬衫的纽扣,脱掉衬衫扔到床上,这个 漂亮女人的身上就剩乳罩和内裤了。庄姐摇着头说:「男人闭上眼睛,不要看我 的乳房啊。」 庄姐解下乳罩,露出两只的乳房。她把乳罩在手上晃了晃,挂到治国峭立的 阴茎上,靠到治国身边,两条长腿夹着治国的腿,手放在治国的阴茎上。她对坐 在床上的治国妈说:「看你的男人都能挂乳罩了。」 庄姐嘻嘻笑笑,用乳罩擦净治国的阴茎,把乳罩递给治国妈,抚摸起治国的 阴茎。治国感到了庄姐的手很温柔,他挺挺身子说:「有女人摸,感觉就是不错!」 庄姐和治国妈都笑起来,治国妈说:「你来了,我退出吧。」 庄姐说:「别啊,两个女人,他也过瘾。」 庄姐说完,弯腰把内裤脱掉。庄姐是一丝不挂了。 治国妈看着庄姐的身子说:「哎哟,多好的女人啊。」 庄姐说:「婶,你也是很好的女人啊。」 漂亮的女人,不光男人爱看,女人也爱看。治国妈心忍不住,她起身摸了庄 姐的乳房,对她说:「你的乳房比以前可是丰满了很多,屁股也更圆润了。」 庄姐看看治国,眼角一瞥说:「都是让这个男人给搞的。让我没了女儿身。」 治国哈哈一笑,他搂住妈妈和庄姐这两个女人,体香,肉柔,一手一个摸起 她们的乳房。 治国妈和庄姐被儿子搂在怀中,治国妈对庄姐说:「他爸一不在家,他就对 我撒了欢,成夜都在翻腾我。我和他也有年头了,他好像就是玩不够,光射进我 的精液也数不清了。要是能生,我都该给他生一群孩子了。」她娇嗔地看了一眼 儿子,治国掐了一下她的奶头。 庄姐看见治国妈中年女人装嫩的样子,心中好笑,她说:「婶,你还真是上 床就给男人敞开。下床,就成羞答答的女人了。你还真是引诱男人的女人啊,他 们都喜欢这样的女人。」庄姐伸手摸了治国妈的阴户又说:「这里进过几个男人 啊?婶,你的屄,屄。」 治国妈夹住庄姐的手,说:「这样的话也能问得出口?就他我都受不了,还 敢几个男人。」 庄姐听后笑咪咪答道:「你这话让我听的心焦,这也是色男人。昨晚我把我 妈和叔送去机场就想过来,可是店里有急事没来成,要不昨晚就能和你们同床了。 这不,今天一早就赶过来,就想和你陪陪这个男人。」 她们看看治国手都放到了他的阴茎上。 治国妈说:「他多好看,长长的,头还翘翘着。」 治国听到妈妈夸奖的话,他按下妈妈的头。治国妈弯腰把儿子的阴茎放进了 嘴里。 庄姐看着治国妈给治国口交,她摸起治国的胸肌说:「我倒是喜欢你这副身 板,能让女人着迷。想不想干我一把?」 治国揽起庄姐的小蛮腰,捏这她的鼻尖说:「干你俩把都行。」 庄姐说:「那咱们得快点,你不准射出来,中午我还要带你去相亲,你要精 神点,别给姐丢脸。」 治国妈听到庄姐这话,她起身让开了自己。 庄姐光着身子跑出房门,治国坐到床上,治国妈光着身子坐到了儿子腿上, 叉开腿让治国拨弄着自己的阴唇。 不一会,庄姐跑回来,她拿来了自己的小包,从里取出一个小东西。庄姐扬 扬手,治国和妈妈看见是一只避孕套,她蹲下身把避孕套套在治国的阴茎上。然 后,她笑着讲:「这样我就放心了,别给我搞大了肚子。」 治国嘿嘿一笑,说:「那你就给我妈生个孙子呗。」 庄姐拍了一把治国:「没名没份,我还得嫁人呢。我都不知道以后,能给谁 生个孙子啊。」 治国摸摸庄姐的屁股说:「那你就嫁给我。」 庄姐说:「你比我小好几岁,我可不想跟个小男人。姐只是念想你的这个东 西。」她看看床上乱成一团的床单,又说:「一床凌乱,男人女人,粘液阴毛, 搅和了一床。」 治国指指妈妈回说:「都是我的这个女人和我搅和的。」 治国妈倒是大方,轻轻一笑对庄姐说道:「真是拔吊忘情,不说妈妈的情分 反而成了他的女人。」 庄姐推治国躺到床上,说:「那就再和一个女人搅和吧。」 庄姐上床骑到治国腿上,她让治国妈看着自己,把住治国坚硬的阴茎,摩擦 起她的阴部。她对治国妈说:「婶,你看,男人这东西多好玩,像根棍子,插到 女人的里面,女人心里美啊。」治国两手揉搓起庄姐的乳房。 庄姐劈开大腿,眼睛微闭,一脸陶醉,扶着治国的阴茎用龟头摩擦自己的阴 唇和阴蒂。治国妈在床边坐着,看着他们,看到自己心里痒痒的,她心想,女人 屄屄啊,自己也这样用过男人的东西啊,很让女人受用。 治国妈爬上床,扭动着屁股在庄姐面前骑到治国的腿上。她用自己的乳房贴 上庄姐柔软的胸脯,揉着庄姐的乳房,轻声说道:「我这一生也没白过,有男人 也有女人。」治国妈说着话时,她心里就想着,自己被两三个男人搞的时候,整 个就是人家的玩物,被他们摆弄着,下面操了,上面还要含着。治国妈是个有着 体面工作的女人,可现在上班她哪还有尊严,只要男同事们高兴,谁都能扒了她 的衣服,被他们操了,还得给他们口交,喷的满脸都是精液。还是在家里好,可 以捏弄这个女人。 庄姐不知道治国妈心里想的是什么,她对治国妈说:「婶,你也来了。」治 国妈继续用自己乳房揉着庄姐的乳房说:「可他想要的是你,我只是个作陪衬的 女人。」 庄姐屁股一动,治国的阴茎插进了她的阴户。她开始扭动屁股,治国又使劲 往上顶。治国妈骑不稳了,她从治国腿上下来,躺在他们身边。治国看到妈妈躺 到了自己身边,他心中兴奋,有力的大托起庄姐的屁股,健壮的腰身不停地往上 挺,阴茎粗粗地插着庄姐的阴户。 治国插着一个女人居然还能分神,他说:「你们都是我心爱的女人,你们这 体型虽不相像,也是个有特点,我该不偏不向。你们,都崛起屁股来吧。」 治国一挺身子把庄姐翻倒,庄姐看看治国妈,把她拉到自己身旁,两个女人 互看了一眼,趴在床上,崛起屁股。 治国妈这时说:「我说句粗话,不得介意。」庄姐扭头看看治国妈,她先说: 「治国,两个女人的屄,你操。」治国妈说:「操我大屁股。」 治国在她们身后看着两个女人,他还很来劲,把她们的屁股拢到一块,他说: 「我带着套呢,先搞年轻的。」 庄姐从双腿间伸过手拉着治国的阴茎,嘴里念叨着:「来吧,乖,乖。好大 的鸡鸡,进姐姐的窝。姐姐就喜欢你这样。」 治国冲着庄姐开始了。庄姐还是回头说:「不能射啊,我得让你有精神。我 数到十下你就得停,然后再搞你妈妈十下,不准多搞。」她果然数起数来:「一 ——二——三——」 数到十下,庄姐果然就让治国停下了。她一趴身子,让治国插不到了。 治国看到庄姐滑稽的样子,他说:「对女人十下,哪够我精神消费的。」 庄姐躺平身子对治国说:「你得保持精力,等会还有两个女人要消费你的精 神呢。」 治国嘿嘿一笑说:「就是一下多两个女人,我也应付的了。 治国不过瘾,他拽掉避孕套:「这个东西碍事。」他拿在阴茎在妈妈的屁股 上敲了敲,然后一下猛插进她的阴道。治国妈叫了一声,看着庄姐跟她说道: 「他这东西又粗又长,我真怕他太猛,女人也是肉长的捅破了。」 庄姐伸出光脚丫蹬了一下治国对他偷笑说:「跟妈妈好几年了,还不知道她 的习性?你轻点。」 治国冲庄姐笑笑,他们都知道治国妈有时就好装出个嫩女人的样子。治国大 手扶着妈妈的屁股开始轻插轻出。 庄姐又开始数数了:「一——二——三」 数到十下,庄姐起身从治国妈身后推开了治国。 治国看着眼前两个赤裸女人,意犹未尽。可庄姐毫不犹豫,坚决不让他再弄 女人了。她对治国说:「你要去相亲,当然要有个好精神去对付那对母女。」 治国妈这时从心里看重了庄姐,今天儿子要相亲,她是为儿子好啊。治国妈 和庄姐躺平了身子,让治国摸着她们的身体平静下来。 治国妈对他们说:「你们都去洗洗,然后上床就睡一下,到时候我叫你们。」 庄姐说:「我没什么事,就是担心他。」 治国更是不在意地说:「我啊,就是再有两个女人,也不会露怯的。」他说 完话,搂着庄姐的腰,走进了卫浴间。 治国妈看到他们进了卫浴间,自己光着屁股走到客厅。 不一会,庄姐擦着身上的水珠过来了,她擦干身子,把浴巾放到椅子上,两 个女人就在客厅光着身子说起了话。 庄姐对治国妈说:「这次,我给治国介绍的女孩很不错,长得好,人也老实, 前几天她妈跟我说起女儿找对象的事,我就把治国的情况跟她讲了,人家很想见 见面。那女孩工作不错,可过两天要去国外出差,很忙,又是着急,我们就只能 约在中午了,让他们见见面。」 治国妈问:「那这女孩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们总得有点了解才好啊。」 庄姐说:「我跟她妈很熟,是个精明的女人,我店里的常客,她对精致的东 西很有眼光,帮助我不少。她和女孩爸爸离婚很多年了。女孩爸爸挺有能力,以 前也是名人。我认为他是个有头脑的投机商人。靠集资炒楼发了家,前两年国家 管控楼市,结果资金链断裂,欠了几千万,人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自今也找不 到人影。」 治国妈一听急了,她急忙问:「那这母女俩,不是麻烦缠身吗?」 庄姐笑笑说:「要不说人家聪明啊,他们早在一开始就离了婚,这些年光偷 偷转到女方名下的房产就好几套,国内国外都有。人家母女就靠这些房产过着富 人的生活呢。我看他们早就知道以后的风险,提前做了准备,别人又没有证据也 拿她们母女没辙。这个女人经常出国,说是打理自己的房产,其实是去见自己的 老公,可还是抓不到证据。」 治国妈叹了口气说:「这么狡猾的家庭,治国怕是应付不了的。」 庄姐走到治国妈身边,碰碰她光溜溜的胯说:「跟他们相比,我们算是老实 人了。不过要是她们接受了治国,治国也可以长不少见识啊。现在不怕坏,就怕 穷。」 治国妈点头想了想又问:「那,女孩妈妈是不是个很挑剔的人?」 庄姐回说:「挑剔是有的,女人哪有不挑剔,不过她还是通情达理的。」 治国妈看看庄姐曲线玲珑的身子突然问:「女孩妈多大年纪了?」 庄姐噗嗤一声笑了,说:「别看人家女儿小,她结婚晚,现在都五十多了, 你还怕她看上咱们治国?」 这时,她们听到治国从自己房里走出来的声音。 治国妈说:「治国这事也让你操心了。我还给治国准备了新衣服呢。等会他 穿上,你也帮着看看。」 庄姐笑着对治国妈说:「婶,你是搞服装设计的,什么衣服可要比我懂得多。 只是我这一来,搅了你们母子的好事。可也真行,门都不关好,性致不弱, 可也得留意啊。」 治国妈说:「晚上都是我检查房门,昨晚他爸走后,我也是有点兴奋了,忘 了插上门。」 这时,治国下身围了一块浴巾来到客厅,庄姐一看到治国的样子,她哈哈的 笑了起来:「我们两个女人都光着,你还遮羞来。」庄姐说着话一把拉掉了治国 的浴巾。 治国摸了庄姐的脸对她说:「昨晚不怨我妈,是我太着急才出错。这不是也 好吗,让你看了个真人秀。」 庄姐看看赤裸的治国笑道:「看了怎样?看多了,反而想要男人。」 治国妈接过话题问庄姐:「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人嫁吧。」 庄姐摆摆手道:「我可不想结婚,不愿意受制于人。婶,女人也色,我就羡 慕你。」 治国妈冲庄姐摆摆手,她回到里屋拿来了一套新衣服。她对着庄姐说:「我 是听你说了,这次的女孩好,也就特别买了这衣服。」她看着眼前的儿子又说: 「他也二十四了,要搁以前,他都该有孩子了。」 治国妈是做服装设计的,懂得人体比例。她看着儿子心里感叹,自己生出这 么标准体型的男人。儿子的身材是最符合年轻男人的标准,身高体重己尽完美, 充满男人的性感,她每次看到儿子赤裸身体都会忍耐不住要摸一摸。这时,她又 摸了治国的身体对他说:「儿子,你要去相亲,可不能穿的随便,妈妈想了,这 套衣服合适你,正式也休闲,你穿上能好看!」 治国看着他妈认真的样子,他嬉笑着说:「好,妈妈,我换!」治国接过妈 妈手中的衣服,把衣服在身上比量着又说:「妈,你这次怎么这么用心?」 治国妈叹息说:「妈不用心,你怎么找媳妇。妈知道你见过的不少了,可都 没成。你总得有自己的女人啊,也真让妈操心。」 治国嘿嘿笑着趴在妈妈的耳边说:「那都是我没看好她们,我还年轻,根本 不该着急。」 治国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儿子的乳头说:「妈妈着急,这要搁以前,你早就 当上爸爸了。可现如今,连个对象还没有处上,妈妈什么时候能抱孙子啊。」 庄姐一旁看得开心,对治国说:「还不搂搂妈妈。」 治国搂过妈妈的腰,很体恤地抚摸了她的乳房。治国妈看着儿子在自己的乳 房上的大手,她舒服极了。治国妈欢笑了,她对庄姐说:「人生短暂,何时何地 都得给自己留点欢乐。」 庄姐说:「婶,我还真羡慕你想得那么开。」 治国也欢笑了,他对妈妈说:「有我,我就会让你欢心。」 治国妈说:「你啊,还是给妈妈找个媳妇,妈才更高兴啊。」 治国松开妈妈,拿起衣服说:「那我穿上新衣服,你们看看。」 治国妈和庄姐一同,上下打量着治国,治国妈说:「裤头也要穿新的,等等, 妈妈给你拿。」 治国听了妈妈的话,他笑起来说:「行,你拿来,我就穿。」 治国妈进到里屋拿出一条白色的内裤说:「新的。」 治国接过新内裤,看看庄姐说:「你看,我妈,还真认真了。」 治国妈摇头一笑说:「只有到这样的时候,他才叫我妈。」 庄姐一歪光溜溜的屁股碰了治国妈光溜溜的屁股说:「他也是没忘自己的出 身地。」 治国妈说:「就是老强奸他的出身地。」 她们笑了,看着治国穿上妈妈置办的新衣服,休闲的裤子,短袖的衬衫,真 是一个能让人看一眼就喜欢的精神十足的青春男。 治国妈对庄姐说:「服装不一定要看名牌,主要看布料品质色彩和人体气质 是否搭配,否则就是土豆了。」 治国接过话说:「最主要是两个裸体女人,一个穿衣服的男人就显得特别。」 他用双手沿着妈妈和庄姐的腰际一直摸到她们的大腿。色眯眯对她们说: 「你们女人的身体是有曲线美的。」 庄姐笑盈盈地回到里屋拿了自己的衣裙,她穿上裤头向治国妈要干净的乳罩, 治国妈摸摸庄姐的乳房说:「我们尺码也不同,我的乳罩要托胸,你带着不合适 也不舒服。你也真是的,用乳罩擦他的鸡巴,弄脏了吧,我以为你还带着备用的 呢。」 治国妈的乳房有点下垂了,庄姐还是挺挺的翘着奶头。 庄姐说:「可我也得带啊,这么薄的衬衫,不带乳罩,还不跟露着奶子一样。」 治国妈想了想,她拿来一条紧身的小背心,看她穿好。庄姐看看,很好,既 不束胸也不露乳。她穿好衬衫短裙,梳理好头发,打扮停当,嫣然一个标志的女 性。 一丝不挂的治国妈,看着眼前的儿子和庄姐,真是帅哥美女。 她看着庄姐和治国出了家门,留下一个光溜溜的自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