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考场上的春情
考场上的春情

考场上的春情

我只是学个建筑学啊,会画图就行了啊,简单的加减不就行了嘛,而且我也不指望靠这个吃饭啊!!谁发明的课程啊,我用拖把棍爆他菊花,然后再把添加这门课的人全家的菊花也爆了!!」
-
-  「很抱歉,估计你要失望了,」正在玩游戏的老四听见了叶铸的惨呼,泼了他一盆冷水。「微积分是牛顿和莱布尼茨发明的,你要爆他们的菊花只能去英国把他们挖出来。而且奸尸往往都是刚死去的,你爆两个死了几百年的尸体的菊花,切不说你有没有那么重口味,英国政府也不会同意的。」「此外,根据某黑历史,微积分成为大学必修课也是牛顿搞的,据说当年剑桥大学很穷,教师的学费发布出来,牛顿就和校方联合规定,微积分成为大学必修课,此外不及格的人必须交钱重修,不然无法毕业。然后,随着英国的全世界搞殖民地,这个也就流传出来了。所以,你的暴菊野望估计这辈子的没法达成了。」听了老四的话,叶铸更是感到泪流满面,YY复仇都不可行了,「牛顿,从此你将超越成吉思汗,成为我最痛恨的人!」他不满的大喊。
--
  「咦,为啥以前最讨厌的是成吉思汗?」
--
  「嘛,是这样的,如果他当年灭亡了欧洲,自然也就不会有工业革命了,没有工业革命就不会有八国联军侵华,我们就可以继续施行一夫多妻制了!」每次影响到后宫的野望,叶铸总是口水不止,哗啦哗啦的流了一地。-

-  「靠,你就这点出息」老四对于叶铸的理想十分不屑,「有钱人在现代也能开后宫,没见到处二奶三奶的,不领证不就得了。」后宫的理想是伟大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叶铸当前最大的敌人就是微积分,为了短期的性福,叶铸还是打算拼一把,妄图内解决数学。-

-  「呼呼呼—— 」可惜,叶铸在苦读了10分钟微积分后,睡着了……鉴于看数学就像看天书、听催眠曲,在多次看书中睡着后,叶铸放弃了,然后就开始每天只吃一顿饭,平时就吃点面包,同学问起,他都坚持说减肥。-
-
  「减你妹啊,」叶铸心中打的小算盘其实是让自己显得消瘦些,这样微积分就算不及格也能从吴晓芸那里博得同情分,并且变相告诉她自己复习中的辛苦,如果每天睡12个小时,只吃一顿饭也算的话。-

-  世界是不公平的,但有一项是绝对公平的,无论你富有还是贫穷,时间老人拉的车总是在公平的行走着,不比他多一分也不比你少一秒。不管叶铸再怎么不情愿,微积分考试也要开始了,原本打算找个好座位,但由于悲催的起晚了,去到教室的时候发现好位置都没了,但是狗屎运的是,室友老三给他占了位置,正是最后一排的角落,并且老三告诉他等会儿自己会把答案写在草稿纸上,叶铸能抄到多少算多少。「老三我爱你!!」叶铸瞬间觉得老三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不住摇晃着老三,表达自己内心真挚的感情,但或许就是太真挚了,这感情就变味了。「滚,我不喜欢基佬!!」看吧,老三都以为叶铸变成同性恋了。-

-  但正所谓福兮祸兮,等坐下后,叶铸发现由于座位的原因,他压根看不见老三桌子上的东西,所以等会儿老三写在草稿纸上的答案他也就完全不知道了……刚坐下几分钟,监考老师就抱着卷子走了进来。正如前面所说的,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叶铸看到监考老师的瞬间直接傻眼了,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七老八十的教授,但走在后面的,似乎,好像,居然是吴晓芸!?「啊,世界是这么的美好,如来佛祖,我感谢你,我再也不嘲笑你满头的包了。耶稣基督,我再也不说你和犹大是基佬了。」这一刻,叶铸觉得这个考场上他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嘿嘿,还有什么比监考老师帮忙作弊更安全的事情呢?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嘛。」-
-
  今天的吴晓芸的穿着很时尚很诱人,一件长长的白色毛衣套在身上,毛衣长的盖住了大半诱人的大腿。毛衣下是一双黑色的丝袜,如此穿着的学姐,显得格外动人,由于吴晓芸站在窗口,阳光刚好照在她身上,众所周知,毛衣是很容易透光的,所以班里的不少男生都猥琐的趴在桌子上偷看从吴晓芸两腿之间透出的光,希望能透过裙子看到内裤什么的。当然,这里面肯定包括叶铸这个色狼啦。
--
  正趴在桌子上偷窥的很high的叶铸忽然发现吴晓芸向自己走来,「请各位同学手机关机,如果等会儿谁的手机响了,一律按作弊处理。」叶铸掏出手机,正打算关机,结果吴晓芸走过来,用手中的名单敲了两下下叶铸的头,他忽有所感,改成了无声模式。看了看时钟,「西游记的暗号?没想到学姐还玩这个啊。2 点钟出去?2 点出去拿答案么?她有答案?如何出去啊?」一连串的问号在脑中冒出,唉,思维太跳脱就是不好,人家敲你两下就带表两点钟去找她么?-

-  由于考试的草稿纸是学校专门准备的,所以叶铸也没办法预先准备草稿纸并且悄悄写上公式定理。考试铃声过后,各同学开始低头答题,而对于数学两眼一抹黑的叶铸,只能坐着发呆。考背诵的科目埋头苦写,考英语低头推敲,而考数学这种理科,叶铸这样的人只能抓耳挠腮了。-

-  由于座位相隔较远,叶铸又不敢动作太大,老三虽在答题卡上写了答案,但叶铸仍然看不到。而正在叶铸为此发愁的时候,吴晓芸拿着名单走到老三旁边,他俩是唯二没有签名确认的考生了。
--
  叶铸一抬头,正好看到坐在讲桌前的老教授似乎因为年纪大了外加休息不好,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吴晓芸正翘着屁股正对着他,毛衣似乎被她有意无意的拉高了那么一截。-
-
  回顾四周,发现坐在前面的同学都在埋头苦算,叶铸趁没人注意,悄悄的拉起了吴晓芸的毛衣。-
-
  随着毛衣的拉高,叶铸感到越来越兴奋「这比在公交车上做爱刺激多了。」毕竟车上的人都不认识,而附近坐着的全是自己的同学。-
-
  「……这…这是…」叶铸又一次被学姐的穿着惊呆了。咦,为什么要说又呢?
--
  当毛衣完全拉起,叶铸看到的是一个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丰满的臀部,嗯,这没啥好奇怪的,真正让叶铸大吃一惊的是,在丝袜的最关键部位,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以及一个粉嫩的洞口,毛衣下遮盖的居然是光溜溜的阴户!哦,是的,吴晓芸今天没穿内裤,当然没穿内裤也不会让他这么惊讶,毕竟上周见到的时候也没穿。吴晓芸穿的可不是普通的连裤袜,而是一条开档丝袜。所以,那无毛粉嫩的小穴直接暴露在叶铸面前,而吴晓芸似有所觉,故意收缩着小穴,两瓣阴唇随着她的用力一张一合,似乎在诱惑叶铸,向他展示一个美妙的世界。-
-
  毛衣,开档丝袜,组成了一套异常淫靡诱人的衣服,穿着这套衣服的女人也有着娇好的面容,以及诱人的身材,虽说34C 算不上爆乳什么的,但在中国这个普遍贫乳的国度,已经算很好的了。至于34C 这个罩杯是怎样知道的,就算叶铸那天没有拿吴晓芸的胸罩,「不可不戒的徒孙」难道是白叫的?叶铸的眼睛早就如同电子透视扫描仪一样,扫一眼就能看出一个女性的三围。
--
  这样一个很多淫人梦寐以求的女子、穿着这样一身衣服站在自己面前,如果还犹豫的话,那个男的不是同性恋就是性无能。至于柳下惠那种人物,叶铸一般把他归到性无能的行列,曾经有人认为那个女的就是某个想嫁奥巴马的「姐」的祖先,所以柳下惠对她无动于衷,叶铸对此嗤之以鼻,如果她说天冷想坐你怀里,你会同意么?反正叶铸肯定是拿出板砖直接敲死然后拖去埋了,作为化肥造福世界,美化自然。古代交通混乱之极,荒郊野外死个把个人算不了什么事。
--
  叶铸当然不是同性恋啦,所以他先试探性的把手指伸到吴晓芸的阴唇旁,轻轻的抚摸着,随手捏了捏那颗早已胀大的阴核,并且趁机凑过去用舌头舔了一下那诱惑至极的阴唇和阴核。瞬间,吴晓芸就像触电一样,全身震了一下,但她并不抗拒叶铸的抚摸和挑逗,并没有挪开身子,仍然弯着腰站在原地,等着前面的老三签名。
--
  见吴晓芸并不抗拒自己的逗弄,叶铸显的越发的大胆,他并不满足于抚摸阴唇,而是趁吴晓芸还在等签名的时候,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插进了那诱人的小穴,并慢慢的抽动着。或许是之前就有感觉了,刚弄了几下,叶铸就觉得吴晓芸的小穴湿漉漉的。「真是个小骚货,淫的一手好湿啊。」叶铸不住的感叹。
--
  而在前面享受着小穴被玩弄所带来的快感的吴晓芸,因叶铸的突然插入,不安的扭了扭屁股。在昨天看到考试名单上有叶铸的时候,吴晓芸就做好了准备,打算今天来考场挑逗叶铸一番,由于毛衣透风,而且仅仅能盖住一半大腿,有时风会透过毛衣,吹到那无毛的小穴上,让吴晓芸感到一阵凉意,以及一种变态的快感,所谓空穴来风,就是这个意思吧。-
-
  老三签名只用了1 分钟,而这一分钟,对于吴晓芸就像1 天那样漫长,好不容易签完名,她屁股往前一挪,叶铸的手指就滑出了小穴,但这并没有让她感到轻松,手指抽出小穴,只是使得小穴更加空虚,更加瘙痒。
-
-  「找到自己的名字,签个字。」吴晓芸走到叶铸身边,低下头,趁大家都忙于答题,用极低的声音对叶铸说:「等下我把选择题和填空题发你手机,注意下哦。」听到这句话,叶铸瞬间觉得自己就像土地革命期间经济上、政治上得到翻身的农民阶级,心中大呼,「学姐万岁,奸情赛高,果然一日夫妻百日恩啊。」由于内心的感激不足以用语言表达,叶铸只能付诸于行动,于是他把碳素笔的另一头塞到吴晓芸的小穴中,代替自己的手指抽插了几下。众所周知,碳素笔很细很光滑,甚至没有手指粗,所以插进吴晓芸的小穴,自然不会给她带来多少快感啦,只是让她更加难过而已,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比之前还要难受啊,魂淡。
-
-  对此非常不满的吴晓芸自然不会继续玩这种蛋疼的游戏啦,所以她掐了叶铸一下,趁叶铸注意力分散的一瞬间,走向了讲台。「靠,居然临阵退缩,应当军法处置,施以棍刑三千下。」
--
  而之后,叶铸总是趁着吴晓芸巡视过身边的时候,时不时摸两下屁股,扣几下小穴,使得吴晓芸的穴越来越湿,越来越瘙痒难当,而这段时间,吴晓芸也把她看到的选择填空的答案发给了叶铸。最后,忍无可忍的吴晓芸径直走过来,坐在了叶铸的身边。(注:这里补充下,叶铸的座位并不是大学时常见的那种一排一排、规规矩矩的座位,似乎由于某种特殊原因,叶铸所坐的位置是单独加出来的,单独的一张桌子,就是一张有2 个抽屉的那种大课桌,由于放在最后一排后面,就成了新的最后一排。)-
-
  过了大约半小时,吴晓芸装作走累了休息,坐在了叶铸的身边,由于在最后一排,很多同学生怕转头被当做作弊处理,不敢张望,只能低头和卷子做斗争,而讲台上的监考老师,似乎是头一天晚上操劳过度,已经在座位上睡着了。哎,年纪大了就多休息嘛,少玩那些特殊游戏,比如潜规则、潜规则还有潜规则啦。-
-
  至于坐下来的吴晓芸,悄悄的抓住叶铸的手,伸到自己的胯下,叶铸随手一摸,正好摸到小穴上,「喔,淫穴已经湿漉漉的了啊。」叶铸轻轻凑到吴晓芸耳边说了句。-
-
  「怎样?你喜欢么?人家故意这么穿的哦。」回应他的是吴晓芸淫荡的表情和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叶铸敢发誓,如果不是自己正好凑在她的脸附近,绝对听不到这个声音,「喵的,这妞真会控制自己啊。」摸了几下后,叶铸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在考场把吴晓芸就地正法,当然,更怕吴晓芸这骚货叫出声来,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对于叶铸这种临阵脱逃,吴晓芸当然不爽啦,所以,她拉开了叶铸裤子上的拉链,淫荡的对着他笑了一下,低下了头。-
-
  「我去!不带这么玩的啊……」叶铸本以为自己够大胆的了,结果和吴晓芸一比,自己果然是渣啊,教室口交还是听说过的,考场上口交……这也太…「不过,好刺激……」
--
  虽然另一位监考老师在睡觉,但是四周还是坐着不少群众ABCD,所以叶铸也没精力去细细品味这种感觉,他只觉得肉棒被一个温暖的口腔包裹,一阵阵摩擦,以及时不时被吸允几下阴茎,舔几下龟头和吴晓芸抬头时那淫荡的眼神,叶铸很快就想射了。
-
-  正在口交的吴晓芸感到了叶铸阴茎的迅速胀大,以及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知道他马上就要射了,迅速的抬起头,从包里摸出餐巾纸擦了擦嘴。
--
  「靠,这娘们,这是报复啊……红果果的报复…」叶铸灰常之不满,他此时也不管什么考场不考场了,把3 根手指伸进吴晓芸的穴里,用力扣挖着。
--
  「嗯……呜……」由于叶铸的偷袭有点出人意料,吴晓芸差点大声叫出来,还好餐巾纸就在嘴边,只好迅速的咬住餐巾纸,发出呜呜的呻吟声。才扣了几下,吴晓芸的小穴里面马上就像黄河决堤一样淫水泛滥,时不时还会听到滋滋的水声。-
-
  「啊……好痒啊,下面好痒好难受啊,快干我啊……」吴晓芸满脸潮红,虽然被扣的很爽,但是始终没有大鸡巴插的爽,欲火焚身下,也有点顾不得是考场了。-
-
  「干你,干哪里啊?拿什么干你啊?我什么都不懂啊,你知道的,我是个纯洁的孩子。」叶铸忽然觉得这个情景有着很强的即视感,似乎在某某片里面看过,便转头轻声逗弄吴晓芸。
--
  快被欲火烧晕的吴晓芸哪里还顾得上羞耻,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有节操吧………「我要,要你的大鸡巴,用力的操,操我的小骚逼,小骚穴好痒啊。」叶铸越看越觉得有趣,他此时也清醒了很多,在考场做爱这种事情,只有某岛国片里才会出现的吧。「不行啊,我还在考试呢,卷子还没写完,干你的话我我就要不及格了,我这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叶铸越来越无耻的说着违心的话,这货要是品学兼优,估计全班就他一个人才能评上吧,别的不说,考场调戏监考老师就够喝一壶的。
--
  「啊……可是我好难受啊,好,你说,要我怎么办你才能干我啊。」对哦,叶铸此时灵机一动:「这样,你把老三的草稿纸拿过来给我抄,他的答案都写上面了,我就要解答题的那些答案哦,写完了就可以干你了,你爽我也爽,对了,老三就是我前面那个。」-

-  无奈的吴晓芸只好起身,走到老三桌子面前,轻轻的拍了他两下,老三抬头时,指了指后面的叶铸,老三转头看到叶铸正在向他点头打眼色,便不动声色的仍由吴晓芸拿起了他的草稿纸,让她递给了叶铸。咳,怎么说呢,男人之间也会有这种默契么,或者该说,是基情的又一次胜利么。-
-
  叶铸好不容易抄完了老三做完的那几题,算了算分值,及格应该没问题了,便提早交了卷。而吴晓芸在叶铸出去后五分钟,叫醒了还在睡觉的老教授,说自己肚子痛,让他帮忙看下考场,就转身走了出去。
--
  吴晓芸刚走到楼道转角处,就看到早在等在那里无所事事的叶铸,轻轻一笑,走过去拉着叶铸,向厕所走去。
-
-  由于考试还没结束,厕所根本没人,侦查完毕的吴晓芸就拉着叶铸走进女厕,推开墙角的那间的门,让叶铸先进去,自己则找了个「维修中」的牌子挂在门上。-

-  H 大学毕竟是国内重点大学,能考上的学生都不是二百五,所以基本没人做破坏厕所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再加上消毒卫生到位,所以厕所基本没有异味。
-
-  「快,快来,」刚把门锁上,吴晓芸就迫不急待的去脱叶铸的裤子,掏出叶铸的大鸡巴,用嘴吞吐了几下,背向叶铸,撩开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那早已湿润不堪、大阴唇上海沾着淫水,泛着光的淫穴。-
-
  叶铸从后面拉起了吴晓芸的毛衣、衬衣,一对丰满的乳房就跳了出来,叶铸轻轻的捻玩着那对肿胀的乳头,并且用自己的阴茎在吴晓芸的胯部缓慢摩擦着,就是不插进去。-

-  「小坏蛋……别玩了啊,人家下面痒死了啊,快干我啊。」「居然敢叫我小坏蛋,不行,我就不干你。快求我,淫荡的求我,我才插进去,不然你就自己解决吧。」叶铸只是继续握着自己的老二,在吴晓芸的阴唇上摩擦着,时不时插进去一点点,又马上抽了出来。
--
  「好老公,小贱货的淫逼痒的快疯了,求求你……求求你把粗大的肉棒插进去,用力的惩罚这个小骚货吧,小骚逼生下来就是让好老公干的啊。」受不了叶铸折磨的吴晓芸,最后还是耐不住瘙痒,投降了,嘴里不断的喊着平时觉得羞耻的话。
-
-  见吴晓芸说完,叶铸立马挺起自己的阴茎,插进了那淫靡无比的小穴。
-
-  「啊……啊啊……大肉棒,大鸡巴真好啊,干的……啊……小骚货真爽啊,啊……啊……嗯……又粗又大的鸡巴,人家最喜欢了。」叶铸刚插进小穴抽插了几下,吴晓芸就忍耐不住叫了起来。「啊……爱死大鸡巴了……啊……用力,用力操我……好舒服啊……」吴晓芸并不满足于叶铸单方面的抽插,自己也在扭动着屁股,让自己更加的舒服,增强快感。-
-
  由于第一次上了吴晓芸后,叶铸也很多天没有做爱了,初试云雨的男女总是耐不住诱惑,见到吴晓芸如此骚浪,自然更是兴奋难当,「啊……学姐,你夹的我好爽,好舒服,好几天没干你了,想死你了我。」由于吴晓芸属于多水的女人,不仅淫得一手好湿,杯子和床单也都不是问题,所以随着叶铸的大力抽插,二人结合处不时发出「滋滋」的水声。「啊……嗯……老公……啊……好老公的大鸡巴……嗯……唔……干的人家好爽好舒服,用你的大鸡巴……干死人家……啊……」吴晓芸不住的甩着头,一头亮丽的秀发晃来晃去,疯狂的模样就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但由于在公共场合,吴晓芸也不敢大声喊叫,只是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各种呻吟。
--
  又干了几分钟,叶铸让吴晓芸转过身,背靠在墙上,自己随手拉开毛衣和T桖,露出那丰满的胸部,舔了舔早已充血胀大的乳头,从正面插入了小穴,由于吴晓芸过于兴奋,抓住自己的乳房,不住的往叶铸嘴里塞去。
--
  「啊……啊……嗯……哈……啊啊……嗯嗯嗯……重点……用力顶……喔……好深啊,啊……顶到子宫了……嗯……对,用力顶那里。大鸡巴……最喜欢的大鸡巴……真想每天都做爱……让大鸡巴永远插的人家满满的……」吴晓芸口中发出的洋溢顿挫的呻吟以及淫荡的话语,配上叶铸忽重忽轻的喘息,让叶铸觉得自己真该把这些录下来,当做收藏品。-

-  『嗯……啊……啊啊……啊啊啊……老公……人家不行了……爽死了……要去了……要去了啊……呜呜呜「
-
-  吴晓芸狂乱的吻着叶铸,她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脸色也越来越潮红,叶铸觉得下面越来越紧,也开始加快冲刺。-

-  「啊……啊啊……好舒服……嗯……好棒……嗯嗯……不行了……来了……啊啊……去了……去了去了……啊……」忽然间吴晓芸头仰了起来,身子一弓,胸部晃的叶铸一阵眼花。-

-  吴晓芸高潮来临时有力的喷射也刺激了叶铸的龟头,叶铸冲刺了几下,也不管是否危险期,直接射在了吴晓芸体内,-
-
  过了一会儿,吴晓芸缓了过来,轻轻的捏了下叶铸,说:「讨厌,射进来也不说下,还好人家今天是安全期,怎样?内射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把。」叶铸从吴晓芸包里掏出餐巾纸,帮她和自己处理着鸡巴和小穴上的精液和淫水,问道:「下次什么时候出来呢?」
-
-  吴晓芸拍开在自己小穴处捣乱的手,自己擦了擦,丢进厕坑冲走,说:「等你考完试再说吧,还是那句话,考的好有神秘奖励哦。」说着,整理好衣服,往厕所外张望了下,吻了吻叶铸,说:「好了,我先回去了,出去太久教授要问的,记得好好考试哦。」
--
  由于微积分考的早,所以成绩出来的也快,似乎是改卷老师动用了许多研究生的缘故……反正考试还没结束,微积分的成绩就出来了,不得不说,叶铸的狗屎运确实不错,60分整,而老三就很倒霉了——59分,差一分及格,对此叶铸坚持说是人品问题,让老三残念不已。-
-
  而当老三问起吴晓芸的事情时,叶铸一口咬死是自己的一个在读研究生的亲戚,自己之前也不知道这事,寝室的三人虽然不信,但没有什么证据,于是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四人继续备考,为后面的考试做准备。-

-  【完】-

-?????? 27504字节-